黑新闻:患者起诉云南白药配方保密难举证

  要求加注“妇女经期慎用”字样 国家保密配方或成举证“拦路虎”

  陕西患者起诉云南白药要求修改说明书

  这注定是一场吸引眼球的博弈:一方是扛着为女性用药安全大旗的西安公益女士;而另外一方则是被国家重点保护的药品——“云南白药”。

  数月来,一篇题为《谁能给生命以尊重—云南白药不负责任天理不容》的博文引来了千余名网友的讨论和纷纷转载。博文详细记载了,博客主人陈高磊子经期因膝盖疼痛使用“云南白药气雾剂”和“云南白药膏”后引发大出血,及此后与云南白药相关负责人交涉的过程。博主陈高磊子要求云南白药方先道歉、再对说明书进行修改——加注“妇女经期慎用”字样,而后再谈赔偿问题。而云南白药方法律代表则一再强调云南白药方立场:不道歉、不修改说明书,只愿给予人道主义赔偿。

  由于云南白药是国家保密配方,这无疑加剧了官司的难度,“无论结果如何,我和陈高磊子都希望通过这场官司能引起广大女性同胞的重视,经期慎用活血化瘀药品。” 陈高磊子代理律师鲁俊毅表示。

  陈高磊子一纸诉状将生产商云南白药和零售商老百姓大药房告上了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6月23日,记者试图联系云南白药相关负责人,均被以“官司马上要开庭了,公司有规定不便向外透露”为由婉言拒绝采访。

  与云南白药的“邂逅”

  陈高磊子陕西省西安市人,原名陈丽娟。

  与云南白药纠纷发生之前,陈高磊子的工作主要是管理一个名为“爱温暖人间”的QQ群。陕西媒体同仁证实,此群群友在陈高磊子带领下常年坚持公益、爱心活动,多次被当地媒体报道。

  2月11日下午,因膝盖疼痛,陈高磊子来到老百姓大药房,购买了云南白药气雾剂和云南白药药膏。(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84802117)她认真查看云南白药产品说明书,并无发现“经期慎用”字样。她按照老百姓药房工作人员指导,洗过膝盖后,先喷了气雾剂后贴了药膏。

  2月12日早上,陈高磊子发现月经量增加。此后,看到右膝盖药膏卷起来,又撕掉药膏重新喷了气雾剂贴了药膏。几小时后,陈高磊子再次经量大增,并出现全身发冷伴随浑身乏力。

  2月13日,除夕夜。因为身体突变,她全然没有过年气氛。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陈高磊子越来越感受到浑身无力、发冷、头疼,不敢出门。直到天气稍好,在家人陪同下,陈高磊子到省级医院诊断。妇科医生建议,陈高磊子继续吃止血和补血药。

  2月21日上午,陈高磊子致电云南白药告知自己用药后的不良反应,并提出修改说明书的要求,未果。云南白药方经理坚称经期可以使用。下午,陈高磊子致电陕西省药监局,药监局称将上报国家药监局。而修改说明书的请求需当事人和云南白药方联系。次日,云南白药西安区负责人高妮娜致电陈高磊子称,此事很严重公司会重视,并向陈高磊子承诺,会督促公司修改说明书。2月22日,云南白药业务员给陈高磊子赠送《云南白药膏穴位贴敷疗法》书籍一本和云南白药膏17片,并口头表示厂家歉意。至此,陈高磊子以为事情总算有了个了结,“想到女性同胞不会犯类似的低级错误了就很安慰”。而事实上,无论是自己身体还是和云南白药的协商,噩梦仍只是开了个头。

  3月11日,阳光明媚,陈高磊子出门转悠,突然感到后背渗骨的痛,脸上扎、痒,脚面感到凉到不舒服。不详的预感让陈高磊子大哭——前年的月子病所承受的痛苦再次出现了。随后,陈高磊子到权威医院检查,妇科医生和中医都称自己身体没有问题。

  致信药监局后起诉云南白药

  “一开始,我要求很简单,妇女经期使用活血的云南白药产品确实存在风险,应及时对说明书进行修改。”陈高磊子说。

  3月30日下午,云南白药代表致电陈高磊子称,经公司专家论证和领导商议,一致认为陈高磊子的病和云南白药药厂没有关系,不负担任何责任。(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84802117)同时,要求陈高磊子及其群友注意自己言行,厂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几次三番的电话联系,陈高磊子称自己被云南白药一再承诺,而这些承诺从来没有兑现过。“有一种被他们戏弄的感觉”。4月3日和7日,几位群友到老百姓大药房拉横幅、展板在药店门口静坐抗议。

上一篇:黑新闻:围手术期预防性使用抗菌药四大问题
下一篇:黑新闻:偷卖成瘾止咳水 青少年变“药奴”

你还会喜欢:

个性说说心情短语:迩路过我生命,什么都没留。
个性说说心情短语:迩路过我生命,什么都没留

经典个性说说:有时候就是想大哭一场,却说不。
经典个性说说:有时候就是想大哭一场,却说不

可爱的说说:每一个闹钟身边,都有一个不想起。
可爱的说说:每一个闹钟身边,都有一个不想起

QQ经典爱情说说:只在点烟时低头,只对爱的人温。
QQ经典爱情说说:只在点烟时低头,只对爱的人温

心情QQ说说大全:承诺就像放屁,当时惊天动地,。
心情QQ说说大全:承诺就像放屁,当时惊天动地,

毕业说说带图片:我害怕的不是六月考试,而是。
毕业说说带图片:我害怕的不是六月考试,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