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新闻:药丸变“金丹” 药品代理商的自白

  作为一个药商,杨军(化名)一干就是8年,在这期间他收获了财富,却背负了一笔“良心债”——明明出厂价很低的药品,经过层层环节,到患者手中时价格却高出了数倍甚至更多。

  医药暴利到底有多大?是什么将救死扶伤的“药丸”炼成了吸钱的“金丹”?

  自己的亲人在购药过程中被“宰”的经历,最终给了杨军自曝潜规则的勇气。

  日前,杨军向记者爆料,以他代理的一种出厂价6元的药品为例,经过业务代表、医院、医生等环节,最后以34.5元的价格卖到患者手中,身价陡增近500%。

  逐利背后的良心债

  “虽然赚了钱,但是过程中心里却有太多的不安。”6月中旬的一个傍晚,杨军在长春大街上一家火锅店内,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谈起他的从业经历,还得从10年前说起。当初女友为了寻求事业发展,执意要来长春生活。杨军被迫放弃了在县城还算稳定的工作,来到长春打拼。经人介绍,他来到了长春一家药厂。由于头脑灵活、懂得察言观色、肯吃苦,杨军在200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踏上了药品销售之路。也正是从这时开始,步入了让他备感纠结的漫长逐利之路。

  “有了房,赚了钱,这一切都源于药品销售,自从我当上经理那天起,对钱的渴望便越发强烈,而这些愿望能够实现的前提则来源于药品销售暴利。”杨军告诉记者,在外人眼中极其平常的药片,已经成为药品销售人员的摇钱树。

  尽管心里会感到不安,但丰厚的收入还是让杨军继续代理着他的药。然而,一件事情却深深地触动了他。

  不久前,杨军去探望一位患有脑血栓的亲戚。亲戚为了治病,多方寻医,两年间花了近6万元,而其中花费最大的是吃药钱。“现在医院卖的药也太贵了,我这做药的都有点看不过去了。”杨军很清楚地知道亲戚从中挨了多少“宰”,也让他感到了担忧:如果以后自己得了病,难道也要同样被医疗黑手“痛宰”?

  此时的杨军开始反思自己的职业。虽然很纠结,但他还是决定将医疗行业内的“游戏规则”讲出来。

  应从制度层面根治药价虚高

  在采访中,多名消费者认为,根治药价虚高,关键是要减少药品流通环节。一些消费者建议,最好的办法是在各公立医院成立药品采购中心,直接与各药业公司联系,斩断目前药品流通环节中层层加码的“食利”链条,以让利于患者。

上一篇:黑新闻:正和大昭牌褪黑素片等广告违法
下一篇:黑新闻:围手术期预防性使用抗菌药四大问题

你还会喜欢:

可爱的说说:每一个闹钟身边,都有一个不想起。
可爱的说说:每一个闹钟身边,都有一个不想起

毕业说说带图片:我害怕的不是六月考试,而是。
毕业说说带图片:我害怕的不是六月考试,而是

个性说说心情短语:迩路过我生命,什么都没留。
个性说说心情短语:迩路过我生命,什么都没留

经典个性说说:有时候就是想大哭一场,却说不。
经典个性说说:有时候就是想大哭一场,却说不

心情QQ说说大全:承诺就像放屁,当时惊天动地,。
心情QQ说说大全:承诺就像放屁,当时惊天动地,

QQ经典爱情说说:只在点烟时低头,只对爱的人温。
QQ经典爱情说说:只在点烟时低头,只对爱的人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