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联抗癌药污染致残过百人 厂方瞒报加重药害(图)

在上海瑞金医院,受污染的抗癌药使这位曾经的汽车司机双腿瘫痪变形,再也无法驾驶汽车了。  

厂方瞒报污染抗癌药 加重药害致残上百人(图)

8岁的男孩小尤在满含泪水的母亲怀中忍受着痛苦。  

  抗癌药的利润抵不上矿泉水,为节省成本流程出现违规与混乱,药厂员工苦不堪言,有老员工称“发生这样的事不奇怪,不发生才奇怪”

  白血病患者严甄妮今年七岁,但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只因为她被打了受污染的抗癌药甲氨蝶呤。

  目前在媒体上流行的说法是,有130多例出现了类似严甄妮的不良反应。而国家药监局副司长张宗久在一会议上称,因注射这一受污染药物出现不良反应的,在全国至少有193例。

  这一抗癌药是由上海医药集团华联制药厂(下称上药)生产的。这家有着69年历史的药厂,如今被自己生产了几十年的名药击溃了,药品在生产中混杂了其它药物成分,导致使用该药的白血病人不同程度出现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等症状。

  到去年底,华联药厂已被停产,多名相关责任人被拘留,国家药监局认定华联在调查期间“有组织地隐瞒了违规生产事实”。

  白血病人惨遭药害

  小甄妮原本有康复希望。但2007年6月2日的一针甲氨蝶呤,把这一切都击碎了。医生从她的脊椎处插入针管,将一瓶“眼药水大小、黄色”的液体注射进去。“这药才1.9元钱。”严玉兰印象较深的是价钱。在国内医学专家眼里,甲氨蝶呤是一种“经典”的抗肿瘤药物,疗效确切,但毒副作用较大,曾因此一度停产。后来由于市场强烈要求,又恢复了生产。在白血病的临床治疗中,几乎每个病人都会注射甲氨蝶呤。

  华联一直是国内主要厂商,产品销往全国各地。

  在简单的住院观察几天后,严甄妮回到家休养,行走并无异常。一个星期之后,她却要父亲抱着上楼梯了。不久后问题变得更严重:大小便失禁,下肢肌肉萎缩,只剩下皮包骨,脚掌变形内弯。

  直到7月8日,母亲严玉兰才被告知,这是注射到女儿身上的甲氨蝶呤出问题了。

  一开始发现有14人。此后上海其他医院也出现25名同症状病人。各地病人亲属自发统计:北京45人、广西26人……

  瞒报加重药害

  在收到广西、上海3家医院的不良反应检测报告后,国家药监局于2007年7月7日通知,暂停销售使用华联两个批次的注射用甲氨蝶呤。

  据悉,当时上海市药监局局长在京,他意识到不能隐瞒,马上请求国家局介入调查。

  国家药监局的调查专家3次赶赴上海,一次比一次人多。然而,一开始调查陷入了僵局。专家根据中国、美国和欧洲药典,都没法分析药害原因。有一次讨论会上,连甲氨蝶呤的用量都作为分析对象。有专家认为目前大部分医院注射用量已超出说明书界定的规格,但另一部分专家则认为,以前也是如此做法,但并没有这种药害事件。

  华联一些管理和技术干部被列入调查对象。然而,调查人员仍无法打开缺口。

  事发之前,华联负责人恰好更迭。“问现在的负责人,说刚来,不知道情况;问以前的,也说不知道。”一名药监官员说,“很多人的问话都很一致,故意隐瞒了事实。”

  上药集团属于中央企业,由上海市国资委代管。后来,北京调查人员几次选择了独立问讯,上海人员不参与。而随着调查难度加大,调查人员请求公安机关介入。

  在调查期间,上海市药监局还收到了举报信,提醒调查人员不要过分相信问讯所得到的信息,要仔细调查。

  在这场掩饰真相的博弈中,作为上市公司,上药集团数次发布公告,称:“经我厂反复检验,上述4个批号产品的质量没有发现异常。”

  2007年8月2日,上海药监局发文通知,解除了除第一次被禁批次以外的其它注射用甲氨蝶呤登记,重新允许医院使用。

  然而,约一个月时间后,国家药监局连续两次发布通知,暂停所有华联产的甲氨蝶呤用于鞘内注射,揭示着背后的调查已经有了新突破。这一次,阿糖胞苷同样被列入暂停注射使用名单。

上一篇:部分野山参、冬虫夏草质量堪忧
下一篇:保健胶囊群发短信 虚假宣称“成功治愈”癌症

你还会喜欢:

通脉颗粒等9药品违法发布广告被通报(名单)。
通脉颗粒等9药品违法发布广告被通报(名单)

多家电视台猖狂当药托 虚假宣传语言污秽将受罚。
多家电视台猖狂当药托 虚假宣传语言污秽将受罚

心烦的个性说说:如果我用你待我的方式来待你。
心烦的个性说说:如果我用你待我的方式来待你

爱情说说大全:如果当初勇敢地在一起,会不会。
爱情说说大全:如果当初勇敢地在一起,会不会

北京市药监局:低价壮阳药有毒。
北京市药监局:低价壮阳药有毒

QQ空间爱情说说:我愿意陪着你一起慢慢变老。
QQ空间爱情说说:我愿意陪着你一起慢慢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