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称没有毒副作用 “安体舒”盗用院士名义宣传

  一种名叫安体舒的抗癌药,宣传由多位院士参与研制,无任何的毒副作用,有两位院士可以“为安体舒疗效作证”。但健康时报记者调查发现,该药在1999年1月至2001年9月进行的三期临床试验,而两位“作证”的院士却已在1995年和1999年就已经去世。

  阅读提示

  “简直是岂有此理!我和他们根本不认识,那次会议是抗肿瘤药物研发领域的高端会议,和安体舒胶囊没有任何关系!”

  甄永苏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抗癌药物研发领域的权威专家。对他来讲,参加学术会议做演讲是常有的事。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两年前在香山科学会议上的演讲照片被印在了一种叫安体舒氯氧喹胶囊的宣传册上。

  就在这本宣传册上,有一篇介绍安体舒分子双靶向原理的文章,文章的旁边是甄永苏院士演讲的照片。甄院士说:“那次会议主要谈肿瘤药物的研究方向,不谈具体的药。这种张冠李戴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事实证明,甄院士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已经有癌症患者对安体舒提出了质疑。

  “既然这药是那么多大专家研制出来的,为什么大医院里没有,却在写字楼里出售呢?”

  安体舒胶囊是通化茂祥制药公司生产的一种抗癌药(通用名氯氧喹胶囊),公开的资料显示:该公司是中华茂祥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安体舒胶囊于2003年4月23日被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用于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治疗。安体舒胶囊的宣传册上称,该药是中国医学科学院、中科院、军事医学科学院三家单位科学家历经18年研发的唯一的国家级一类分子双靶向抗癌新药,还说有多位院士参与研制,可用于多种肿瘤的治疗——

  “药物通过‘分子双靶向作用’准确地抑杀癌细胞,对肺癌、乳腺癌、肝癌、胃癌等多种恶性肿瘤产生显著的治疗作用,且具有极高的安全性,没有毒副作用,综合疗效显著优于国外靶向药物……”

  陈老先生是北京市教育系统的离休干部,今年1月因为结肠癌做了手术,但因为体质的原因无法接受术后化疗。这时,一位老友给他拿了本安体舒胶囊的宣传册。

  “一开始我还担心像我这种体质的不能吃呢。”陈老先生说,安体舒胶囊宣传册上的话打消了他的顾虑:“初步确诊的肿瘤病人、即将进行手术的肿瘤病人、即将进行放疗的肿瘤病人、正在进行放疗的肿瘤病人、准备化疗的肿瘤病人、出现转移和扩散的肿瘤病人、正在化疗的肿瘤病人、康复期肿瘤病人、复发的肿瘤病人、危重晚期的肿瘤病人,都需要服用安体舒。”

  陈老先生督促儿子去大医院买安体舒。但大医院没有这种药。再向朋友打听,得知安体舒在北京协和医院附近的写字楼里有售。儿子一去,听说该药3个月为一个疗程,价格是23520元,有些犹豫。安体舒的销售人员给了他一本宣传册,让他回去看看,并告知过几天有治疗肿瘤专家咨询报告会,欢迎老人去参加。

  很快,陈老先生接到安体舒胶囊销售人员的电话,反复强调安体舒胶囊是一种靶向药物,只杀死肿瘤,不会伤害正常细胞,没有毒副作用。陈老先生静下心来,越想疑问越多:“以前听说过靶向药物,尽管毒副作用小,也不能说‘无任何的毒副作用’啊;而且,既然这药是那么多大专家研制出来的,为什么大医院里没有,却在写字楼里出售呢?”

  安体舒胶囊三期临床试验是在1999年1月至2001年9月进行的。那么,两位已经去世的院士,怎么可能给去世时还没有完成三期临床试验的药物的疗效“作证”呢?

  11月18日,健康时报记者在北京协和医院东三门内明日大厦816房间找到了安体舒胶囊的销售地点。门口挂的牌子是安体舒北京肿瘤专家指导中心。

  见记者进来,躺在沙发上的穿白大褂的人坐了起来,“来买药吗?”

  白大褂自称叫张某某,陈老先生向记者提供的一份肿瘤专家咨询报告会邀请函上介绍,该人系新加坡国立大学国立医院客座教授,中国中医科学院肿瘤治疗中心客座教授。

  这位张先生问患者是谁?记者说帮别人打听安体舒胶囊的情况。随后,张先生简单询问了病情,并做了记录。

  记者注意到,在这两间不大的房间里,摆放着三张桌子,几把椅子,房间的南北两侧摆放着宣传展板。展板的内容是,邹冈、曹天钦、邹承鲁、蔡俊超等几位院士和科学家的照片及简介,安体舒胶囊获得的新药证书、发明专利证书、科技进步奖证书等等。

  “安体舒胶囊是这些院士研制的?”记者问。

  “他们都参与了我们这个药的研制工作,像我这样的都不够资格。”张先生说,“这些是我们的资料,你回去后转交给患者,好好看,或者让患者直接打我们的电话。”

  接过张先生递过来的一本宣传册和一张对开4版的“新药导报”,记者离开。

  在“安体舒抗癌官方网站”上、“新药导报”、“宣传册”以及办公室的展板上,都提到邹冈院士和曹天钦院士,而且“新药导报”上刊登着上述两位专家的点评。题目是《著名药学家、药物学家为安体舒疗效作证》:“邹冈:氯氧喹通过与鸟嘌呤有结合作用,从而抑制DNA的功能,这种对癌细胞的杀灭作用是比较直接和显著的。曹天钦:我们目前研制的氯氧喹胶囊,抑制和杀灭癌细胞效果完全达到化学药物水平,且没有毒性。”

  中国科学院网站上显示,曹天钦院士是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研究员,但他在1995年1月8日去世了。邹冈院士是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但他已经在1999年2月24日去世。

  安体舒胶囊宣传册的内容显示,安体舒氯氧喹胶囊三期临床试验是在1999年1月至2001年9月进行的,2003年4月23日才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那么,曹天钦、邹冈两位多年前就已经去世的院士,怎么可能会给去世时还没有完成三期临床试验的药物的疗效作证呢?

  记者发现,院士发表声明揭露虚假宣传的事例有很多,李连达院士、石学敏院士、甄永苏院士等都发表过相关声明。

  某些药品企业打着院士的旗号宣传自己的产品,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让人防不胜防,这类事件不仅影响了院士的声誉,也严重欺骗了患者及亲属。

  去年7月10日,甄永苏院士和沈倍奋院士在中国工程院网站上发表声明,指责“美国创力抗癌1号”盗用院士名义进行虚假宣传。

  在2006年12月份由中国工程院医药卫生学部和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在深圳举办的“抗体靶向药物研究与临床应用研讨会”上,甄永苏院士和沈倍奋院士共同担任会议的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

  声明指出,2006年12月在深圳举办的“抗体靶向药物研究与临床应用研讨会”与所谓“美国创力抗癌1号”毫无关系,在会议过程中几位院士从未对其进行过讨论与评价。某网站及小报上宣传的所谓“美国创力抗癌1号发明人史宗山教授应邀在大会上作了《微管与肿瘤》的前瞻性报告”,“‘抗癌1号’成了整个院士论坛的焦点话题”及“八院士高度关注抗癌1号”都是虚假宣传。

  记者发现,院士发表声明揭露虚假宣传的事例有很多,仅去年以来,在中国工程院网站上发表过声明的,就有闻玉梅院士、李连达院士、石学敏院士、甄永苏院士和沈倍奋院士。

  “发表声明只能澄清有关产品的虚假宣传与院士本人无关,如果不采取其他法律措施,对厂家并没有约束力,也并不能解决虚假宣传对消费者的误导,消除其不良影响。”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戴钦公律师认为,这种事情侵犯了院士的姓名权、名誉权、肖像权,厂家应该先停止这个行为,公开向院士赔礼道歉,消除事件的不良影响。

  戴律师说,企业利用院士名义进行虚假宣传的具体行为,构成了我国广告法规中的虚假宣传、欺诈罪,应该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由于种种原因,有关监管部门对厂家或经销商这类行为的法律追究和监管缺位,导致其违法成本非常低,企业除了发表道歉声明之外,几乎不承担其它法律责任,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纵容了这类侵权行为的发生。”

  编后

上一篇:北京药监局:降压药“金龙愈压丹”经核查是假药
下一篇:严重误导消费者 岐黄药业首乌丸等药品被叫停

你还会喜欢:

我市首届最美退役军人评选揭晓 2019-10-10 09:59:05来源: 孝感日报 我市首届最美退役军人评选揭晓 于少。
我市首届最美退役军人评选揭晓 2019-10-10 09:59:05来源: 孝感日报 我市首届最美退役军人评选揭晓 于少

微信爱情说说:即便你一贫如洗,我会是你最后。
微信爱情说说:即便你一贫如洗,我会是你最后

分手后骚扰前女友老板男子涉嫌寻衅滋事被拘 2019-10-10 18:09:00 来源:今日大冶 我有话说 语音朗读 本。
分手后骚扰前女友老板男子涉嫌寻衅滋事被拘 2019-10-10 18:09:00 来源:今日大冶 我有话说 语音朗读 本

“回收药”广告滁城首现 药贩被抓。
“回收药”广告滁城首现 药贩被抓

一家药厂利尿药呋塞米检出曲霉菌 影响4万病人。
一家药厂利尿药呋塞米检出曲霉菌 影响4万病人

随州市政协四届三皇冠官方网址注册次集会会议收到提案175件。
随州市政协四届三皇冠官方网址注册次集会会议收到提案175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