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新闻:药品暴利“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看病难,看病贵,药价虚高,一直是我国医疗系统久治不愈的沉疴,老百姓对此诟病连连。近期,两则偶然曝光的医药事件,将药品暴利的黑幕再一次撕开。

  据媒体报道,一种出厂价15.5元的药品,经过医药公司、医药代表、医生等环节,最后卖给患者的价格高达213元,销售利润超过1300%;而一种名为恩丹西酮的药物,其零售利润更是高达2000%。又据媒体披露:在宁波市第一医院,医生每开出一支通用名为氨曲南的药品,可拿到6.5元的回扣。

  从“医生拿回扣”到“巨额利润”,再清楚不过地暴露出了药价畸高的幕后推手。

  市场无序,流通环节潜规则盛行

  “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用这句流行语来形容当前以暴利著称的药价,尤为贴切。作为民众治疗疾病的药物,为何变成了少数人牟取暴利的工具?老百姓比较通行的说法是:医药代表无孔不入,药品回扣是公开的秘密。市场无序,导致流通环节潜规则盛行。

  山东读者王文武认为:在药品价格高得离奇的背后,有两个因素起决定作用:一个是权力,一个是金钱。为何药品价格这么高?除了“以药养医”等机制的影响之外,监管部门、医院(医生)、医药代表、药品生产商之间形成了一条利益链。

  诚如本刊读者所指出的,在这条长长的黑色利益链中,有关政府职能管理部门、医疗机构都在其中扮演着重要却并不光彩的角色,药品利润被人为地分割成不同的份额,医生们只不过是最下游的一个角色而已。

  此前,媒体在追查芦笋片1300%暴利的过程中发现,一些地方物价部门与医疗机构成为药品暴利最大的推手,虚高药价的源头竟然来自有关政府部门的定价机制。

  江西读者罗瑞明认为,药品暴利的最大问题就出在指导价上。像出厂价15.5元的芦笋片,药监部门定出的合法价格高达136元,到了医院还可以再加价15%。这个指导价是怎么算出来的?根据是什么?

  一位在国有医药公司主管过10年销售的人士透露,我国生产的大部分西药的生产成本还不到零售价的5%。正因为指导价过高,导致了整个药品价格居高不下,甚至每降一次价,便宜药品便只有死路一条,昂贵的药品却越来越得势。

  有读者指出:招投标本应是药品价格定夺最公正的渠道。可是,在“指导价”的指导下,不少药品招标会演变成了“拍卖会”、“天价”竞价会。有媒体报道:药店里零售价仅7元钱的血塞通,经过所谓“减少药品流通成本”的集中招标采购,中标价竟然飙升到19.17元;更离谱的是,一片胃铋治的中标价,竟然是市场价的14倍……这种招标能使药价降下来吗?

上一篇:药价监管“防涨价”更要“反暴利”
下一篇:黑新闻:“回扣清单”助长了什么

你还会喜欢:

北京药监局:降压药“金龙愈压丹”经核查是假药。
北京药监局:降压药“金龙愈压丹”经核查是假药

网络售药乱象种种 百姓如何买到放心药。
网络售药乱象种种 百姓如何买到放心药

螺旋藻产品两次抽检结果大相径庭引争议。
螺旋藻产品两次抽检结果大相径庭引争议

黑新闻:药品零售企业十大违规行为。
黑新闻:药品零售企业十大违规行为

黑新闻:质疑声不断 云南白药牙膏苦等行业标准。
黑新闻:质疑声不断 云南白药牙膏苦等行业标准

空间经典说说:世界上没有陌生人,只有还没认。
空间经典说说:世界上没有陌生人,只有还没认